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

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

你的位置: 厦门夏珆丰环境科技有限公司 > 服务项目 > 厦门夏珆丰环境科技有限公司 云南白药5高管被一锅端!祸起小小“创可贴”?
热点资讯

厦门夏珆丰环境科技有限公司 云南白药5高管被一锅端!祸起小小“创可贴”?

发布日期:2024-07-08 17:34    点击次数:187

登录新浪财经APP 搜索【信披】查看更多考评等级厦门夏珆丰环境科技有限公司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来源:野马财经 

  1人涉嫌敲诈勒索,5人涉嫌贪污......

  云南白药原董事长王明(金麒麟分析师)辉突然辞去所有职务的谜团,在一年之后逐渐被揭开。

  近日,《经济观察报》名记李微敖独家报道称,云南白药爆发“窝案”,公司原董事长王明辉、原首席销售官、高级副总裁王锦、原首席运营官、高级副总裁、财务总监尹品耀、原首席人力资源官余娟和原副总裁杨昌红等五人正在接受调查。此外,福建的知名富豪、新华都(002264.SZ)实控人、云南白药董事、原联席董事长陈发树也失联了。

  不过,云南白药曾对《鲁中晨报》回应,公司没有收到过任何这方面的信息,上市公司都是按照法律、法规进行信息披露的。

  离任前,王明辉一直被看作是云南白药的“灵魂人物”。在职24年间,他创造性地将白药概念运用到创可贴和牙膏等产品,使云南白药从一家传统中药企业,成功转型为市值近千亿的大健康领军企业。

  去年3月,王明辉突然请辞,一时间外界对此充满疑惑。原本王明辉第十届董事长任期应到2025年11月,谁料想上任仅四个月,王明辉就以“个人原因”请辞所有职务。

  与王明辉同月因个人原因请辞的,还有公司“销售一姐”王锦。此外,2024年2月,云南白药原首席运营官、高级副总裁尹品耀以及首席人力资源官余娟也先后因为个人原因辞职。

  野马财经梳理发现,王锦、尹品耀、余娟以及同被调查的云南白药原副总裁杨昌红,全部与王明辉共事多年,是其左膀右臂。在进入云南白药前,王锦曾是掌管昆明制药厂南方市场的销售总经理,是当时在昆药主抓销售的王明辉下属。而尹品耀在2000年被王明辉挖入云南白药前,同样有在昆药共事的经历。云南白药收购万隆控股集团后,尹品耀还与王明辉共同担任万隆控股集团执行董事。

  在云南白药共事超20年的几位高管,离职前已然是云南白药元老级的人物。Wind数据显示,2021年高管年薪,王明辉1053.6万元、王锦1052.3万元、尹品耀1053.9万元、余娟338.5万元、杨昌红825.7万元……他们一同坐拥巨额年薪,一同被调查,分在云南曲靖、西双版纳等数个地方办理。

  眼见他起朱楼,眼见他楼塌了。风波中的云南白药,自贪腐窝案事件发生后,市值一度蒸发超60亿元。截至5月17日,报收55.31元/股,市值987亿元。

  风暴眼中的“中药一哥”,云南白药,到底发生了什么?

  陈发树“混改”入局

  王明辉执掌云南白药24年,在任期间,参与并主导了“混改”与收购上海医药股权两个重大资本运作项目。

  其长江商学院同学——有“中国巴菲特”之称的福建前首富陈发树,在“混改”之际,入股云南白药。陈发树持有的新华都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是云南白药除“老东家”云南省国资外(持股25.02%),持股24.25%的第二大股东。

  陈发树是趁2009年红塔集团聚焦主业的机会,掏了22亿元接盘了其持有的云南白药12.32%的股票入局。但由于红塔方面有反对的声音,迟迟未能过户。随后,陈发树和红塔集团打起了官司,又陆续从二级市场买入3.34%的云南白药股票。

  2016年至2017年,云南白药启动“混改”,陈发树豪掷253.7亿元,持有云南白药控股股东云南白药控股有限公司45%的股权。先后担任云南白药董事、联席董事长等职务;陈发树的儿子陈焱辉(85后)也担任云南白药董事,年薪113.09万元。

  陈发树在云南白药收购万隆控股一事中,也扮演了重要角色。2017年4月,云南白药旗下清逸堂与万隆控股共同在中国香港建立合营公司;陈发树作为清逸堂的股东之一,持有清逸堂25%的股份。同年9月,通过吸收合并资本运作,云南白药持有万隆控股29.59%股份,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缘何收购万隆控股?云南白药解释为——“提升国际化水平,进军工业大麻业务”。

  财报显示,万隆控股为香港联交所上市公司,公司主要业务为投资控股,主要从事放债业务、货品及商品以及大麻二酚(CBD)萃取物贸易业务。

  大麻二酚(CBD)是最著名的大麻素之一,研究表明,CBD具有潜在的治疗价值,可以用来减少炎症、缓解肌肉痉挛、减轻某些精神疾病,并减少癫痫发作,还具有抗氧化能力。

  但在国内,2021年5月,国家药监局发布《化妆品禁用原料目录》,明令禁止使用大麻二酚。

  在国内工业大麻提取物下游市场“夭折”的情况下,王明辉曾在业绩会上向投资者解释称:“公司对工业大麻的定位,是面向海外市场,主要是聚焦医用、药用方面。”

  2021年11月,云南白药以白药香港为要约人,继续要约收购万隆控股股份,交易对价0.285港元/股,总计约12.78亿港元。而在该次交易之前,云南白药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万隆控股30.46%的股份。在白药香港发出要约后,2022年1月获得万隆控股48.11%股份的“接纳股份”。如此一来,云南白药方面持股占万隆控股的78.56%。

  这使得公众持股降至21.44%,不符合最低公众持股25%的规定。

  此后,新华长城集团通过定向增发的形式,增加了公众持股量,提高至25.5%,云南白药收购事项才终于达到合规要求。

  大费周折收购的万隆控股,并未给云南白药带来有关工业大麻的大额收入。反倒让云南白药损失超11亿元。

  2023年3月,云南白药计提商誉减值准备为5.79亿元,主要为要约收购万隆控股产生的商誉减值;因万隆控股部分借款人违约,云南白药还计提万隆控股其他应收款坏账准备5.38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云南白药发起全面要约收购时,工业大麻业务并不是万隆控股的主要业务。万隆控股的主营业务占比为货物和92.6%的商品贸易、7.2%放债以及0.2%的大麻二酚(CBD)萃取物贸易。尽管云南白药布局工业大麻多年,相关产品仍难寻踪影。

  亏损11亿元收购万隆控股,则被《每日经济新闻》质疑,王明辉、陈发树遭调查与此有关,甚至涉嫌国有资产流失。

  此外,云南白药近年四处“撒币”的投资策略,也被认为与王明辉长江商学院同学——“股神”陈发树担任董事、联席董事长有关。其中大额投资就包括:对伊利股份投资8.9亿元;对恒瑞医药投资4.3亿元;对小米集团投资16.3亿元。

  收购“云南白药创可贴”

  利益小团体“内讧”

  王明辉遭调查、陈发树“失联”,最直接的原因竟然与小小的“云南白药创可贴”有关。

  来源:pexels

  2003年8月,昆明华立集团成立了一家做创可贴的公司,因为经营不善寻找“接盘侠”,2004年底,云南白药投资100万入股,持股5%。随后,杭州六方科技出资889.63万元、上海云博生物公司出资635.45万元,分别买下了昆明华立35%、25%的股权。

  2007年,云南白药以2727.38万元的价格,收购了上述两家公司合计60%股权。一买一卖之间,两家公司背后的股东获益1202.3万元。

  而据《经济观察报》报道,在两家公司里,王明辉持股34%、杨昌红持股20%、尹品耀持股11.5%、王锦持股11.5%、余娟持股11.5%、赵勇持股11.5%。除赵勇外,其余5人也是此次遭调查的5位高管。

  而赵勇也是“窝案”爆发的关键人物。赵勇简历显示,其出生于1972年,清华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历任上海云南白药透皮技术公司总经理助理、总经理、云南白药副总经理。赵勇一直负责的主要业务就是从昆明华立集团收购来的云南白药创可贴,原本也是王明辉极为信赖的高管。

  与王明辉蹊跷提前离任类似,赵勇本应在2012年4月才任期结束,却在2011年7月9日,“因工作变动”,提前辞职。

  在陈发树参与“混改”的关键时期,《经济观察报》报道,赵勇要求王明辉等高管兑现一笔500万的“承包款”,并以举报王明辉等人2007年通过收购公司股权获益一事相威胁。王明辉等人原本拒绝了赵勇的要求,打算退回个人收益,并报警。但是陈发树为保证“混改”顺利完成,拿出了部分资金,再加上王明辉等人拿出的个人收益,满足了赵勇的这一诉求。

  但在2023年以来的云南省对云南白药原高管团队的调查中,赵勇索要“承包款”的行为,被认为涉嫌敲诈勒索;而王明辉、杨昌红、尹品耀、王锦、余娟等人向云南白药溢价转让股权之事,则被认为涉嫌贪污。由此东窗事发。

  来源:罐头图库

  不过,变成云南白药全资子公司的白药无锡,自2008年至2015年,给上市公司累计贡献净利润超过1.92亿元,“明星产品”云南白药创可贴占止血类创可贴66%的市场份额。

  “华为系”高管入局

  牙膏不如医美香?

  在王明辉离职后,云南白药董事长一职空缺近一年之久,期间一直由法定代表人、董事、首席执行官(总裁)董明代为履行。

  董明在2021年3月进入云南白药担任首席执行官一职,并于2022年11月成为云南白药法定代表人。在此之前,董明在华为工作21年,担任过华为中国区副总裁等职位。

  从华为跳槽到云南白药的,不止董明一人。

  2022年6月,在董明的举荐下,马加出任云南白药首席财务官(CFO)。在此之前,马加是华为中国区首席财务官,履历中与董明多有重叠。

  该职位在马加就任前,空缺近5个月之久。消息人士称,云南白药也是多方考察,才定下马加为其寻觅多时的高管人选。

  此外,在董明“牵线”下,云南白药聘任赵英明担任首席商务官、高级副总裁。赵英明曾服务过王府井百货集团、茂业集团、京东集团等大型企业,来到云南白药前,在京东集团任副总裁。

  “华为系”出身的高管,接替王明辉提携的“老臣”,开启“新云南白药”时代。

  在马加入职云南白药仅一个月后,2022年7月,云南白药与华为在福州签订《人工智能药物研发全面合作协议》。双方在AI、药物研发领域开展广泛的交流和合作,包括但不限于大小分子设计、相关病症、数据库开发等。

  用AI技术辅助药物研发,是云南白药围绕“1+4+1”战略做发展的转型方式之一。其中最后一个“1”即为数字化技术,云南白药希望把包括以人工智能为主的新技术引入到研发、经营等各个环节。这也是多位“华为系”高管加入云南白药的原因之一。

  业内分析,云南白药希望把自己的内部经营管理进行数字化提升,同时对外也想通过数字化进行突破口或者实现业绩的增长点。

  来源:罐头图库

  据了解,董明到云南白药是由王明辉提名的。在董明加入前,云南白药曾对其考察过很长时间。从华为过来的人,主要负责的是新业务。

  比如,董明负责的“医美等新业务”,是云南白药在口腔与新零售之外,极为看重的第二增长曲线。

  随着“颜值经济”的发展,药企跨界医美赛道越来越频繁。中研普华研究院撰写的《2024-2029年医美产业现状及未来发展趋势分析报告》显示,中国医美市场规模在2030年有望达到1.3万亿元。另据艾瑞咨询研究,非手术类医美有望成为主力。

  而近年来,云南白药也盯上了“颜值经济”。2018年12月,云南白药与北京工商大学、北京科技大学联合组建了东亚肌肤健康研究中心……

  2019年9月,云南白药与日本化妆品牌POLA合作开发植物护肤;

  并与欧姆龙合作,2021年11月,发布云南白药首款AI 肌肤个性化定制系统“MIS-UNIQ”,将AI智能应用在肌肤管理中;

  2021年12月,云南白药宣布向下属公司云臻增资5亿元,大力进军医美领域。

  云臻公司将作为云南白药医美布局的执行单位,计划一年内在北京、上海开设8家医疗门诊部机构。

  然而,截至目前,仅上海和昆明有2家医美诊所云臻妮进入营业阶段。在某点评网站上,仅有的几条点评里,有上海的消费者表示,该店开在一座小洋楼里,环境不错。另一位则称,同项目价格约比市面上贵1.5倍,“服务是全上海最好的,价格也是全上海最贵的”。

  目前该项目仍处于投入期,盈利时间还未可知。

  来源:pexels

  医美市场鱼龙混杂,虽有云南白药金字招牌加持,又砸下5亿元走高端医美路线,被寄予厚望的云臻公司能否在激烈竞争的市场中趟出一条路?

  除了医美诊所,在5月份上海举办的中国品牌博览会上,云南白药携医疗器械品牌泰邦与美肤品牌采之汲的多款新品亮相,泰邦推出了热敷蒸汽眼罩、泰邦运动卫士乳膏与喷雾,采之汲则推出了3款国潮护肤精华、面膜等。

  云南白药创新的动作不少,但雷声大雨点小。虽有医药品牌的优势,可能否撬动医美这块大蛋糕,还需时间检验。

  除了牙膏和创可贴,云南白药真的很需要接棒的“爆品”。

  放眼市场,2023年,白云山(600332.SH)、云南白药(000538.SZ)、片仔癀(600436.SH)分别实现营收752.75亿元、391.11亿元、100.5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2.59亿元、41.23亿元和27.97亿元。

  不过,二级市场上却呈现了截然相反的局面,营收为三者榜首的白云山成了最后一名,市值仅530亿元,“老三”片仔癀则一跃成了老大,拥有1430亿元的市值,云南白药为987亿元。

  执掌云南白药24年,根深蒂固的“灵魂人物”落马,一众“老臣”出局,“华为系”高管上位,新官是否能带领云南白药重返“中药一哥”的宝座,还有待时间的考验。

股市回暖,抄底炒股先开户!智能定投、条件单、个股雷达……送给你>>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杨红卜 厦门夏珆丰环境科技有限公司



----------------------------------